《报导者》的HPV疫苗文章忽略了什幺?

leixue Y生活沟 2020-06-10 阅读(486) 评论(94)

在《报导者》的Facebook看到上面这则贴文,把受访者的一句「怎幺可能全世界这些女孩,都在瞎掰同一件事?」拿了出来,虽然内文强调症状跟疫苗的关係未知,但这句就强烈暗示两者有关。

抽这句出来的更大问题,是製造不必要的对立。正如不应该把这些受病症折磨、怀疑HPV疫苗是成因的女性视作反疫苗分子,质疑疫苗跟症状之间关係的人,也不应被说成是漠视她们的痛苦甚至认为她们说谎。无论疫苗是否成因,她们的痛苦是真实的。

不过也容我解释一下,为什幺接受「HPV疫苗跟女孩症状无关」不等如认为她们说谎。

自从「MMR疫苗引起自闭症」的流言传出后,开始有家长特别注意,甚至有自闭症的家长回想其子女是否在接种疫苗后出现症状。现在我们知道MMR并不会引起自闭症,然而即使两者无关,统计上仍然会出现「接种疫苗后开始显示自闭症症状」的个案,假如这些家长都坚信其子女的自闭症乃疫苗所致,集合起来,我们就会见到几百个面对相同情况的家长。

换言之,传言会让家长「自我选取」成为样本,却忽略了那些打了疫苗而没自闭症、没打疫苗而有自闭症等的个案。要了解疫苗跟自闭症有没有关係,我们必须以整体数据比较,而非单看个别家长经历 — — 这不是说他们的经历不重要或虚构,而是不足以让我们下判断。这个情况中,家长没有「瞎掰」子女的自闭症,然而症状跟疫苗无关。

回到最重要的问题,HPV疫苗跟女孩的痛症有关吗?阅读《报导者》的文章,提到HPV疫苗与不良事件的研究只有「但也有医界与学界拿出国际及日本的流行病学研究指出,一般女性罹患相关自体免疫或神经科疾病的比例,并未因施打疫苗显着上升」一句。那幺有没有人研究被指是HPV疫苗引起的慢性疲劳症候群(chronic fatigue syndrome, CFS,又称myalgic encephalomyelitis, ME)与疫苗之间的关係呢?

2017年在期刊《疫苗》(Vaccine)刊登的一项研究[1],比较了2009年至2014年间的挪威全国数据,总共包括超过82万10至17岁的青少年(挪威自2009年起在全国儿童接种疫苗计划加入HPV疫苗)。这段期间,有1392人被诊断出CFS/ME(另有199人于研究期间前已获诊断,故排除在分析数据外),当中女性佔67.5%。作者观察到两性的CFS/ME病例均有增长,女性显着较多。

这项研究又集中分析1997至2002年间出生的女孩,排除移民出国、死亡、已被诊断出CFS/ME等人后,样本数超过17万6千人,当中14万5千人曾接种HPV疫苗,3万1千人未有接种。比较两组数据的结果是,接种HPV疫苗并未跟CFS/ME风险增加有关联。

在更早的2015年,欧盟药物局曾检视据称由HPV疫苗引起的複杂性区域疼痛综合症(CRPS)及姿势性直立心搏过速症候群(POTS)跟疫苗之关係,结论是目前没有证据显示这些症状跟疫苗有关。[2]报告亦有提到上述两种病的部分症状或跟CFS有重叠,有些病人同时被诊断有POTS及CFS,因此检视证据时亦有考虑到显示HPV疫苗及CFS无关的研究。

为免写得太长,我省略了略读过的其他研究,因此必须提醒读者,上述绝不是现时关于HPV疫苗及CFS之研究的完整图像,更非最终定论。我想强调的是,医学界并非对CFS等HPV疫苗「疑似后遗症」毫不理会。

CFS等病症的诊断、病因等问题,背后都涉及非常複杂和专业的讨论(远在我能力範围之外),而且那些女孩的情况是否CFS或相关病症亦须进一步研究。我同意应重视这些病人的声音,但记者至少要让读者知道以下三个问题的重要(即使未必有答案)︰

  1. 没有接种疫苗的人会否出现类似症状?
  2. 如会,接种疫苗是否增加相关风险?
  3. 如是,增加的风险是多少?

此外,我认为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,在未有足够证据确定症状是否疫苗引起时,治疗的责任谁属?由谁作出赔偿?在财力极不对等的情况下,要求病人举证证明疫苗引起症状并不合理,而且如果是罕见的后遗症,早期研究未必能发现。然而如果採用「宁枉勿纵」的方式对待疫苗,未有确切证据下仍须赔偿,或会令药厂不愿研发疫苗。

这方面美国的「国家疫苗伤害赔偿计划」(NVICP)的做法或值得参考,即使容易被反疫苗人士曲解结果。详情可参考这篇文章︰要了解疫苗安全 必须小心诠释这两项资料。

最后附上我写过的相关文章︰

应否打子宫颈癌疫苗? 让我们先看医学研究怎样说「无证据证明」跟「有证据否定」的界线,到底在哪儿?称接种疫苗后出现症状 日本12女子控政府药厂 默沙东︰根本没有依据「菇妈」如何误解HPV疫苗

注︰

  1. HPV vaccination and risk of chronic fatigue syndrome/myalgic encephalomyelitis: A nationwide register-based study from Norway (Feiring et al. 2017)
  2. Review concludes evidence does not support that HPV vaccines cause CRPS or POTS (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),完整报告见此。
后记1

写完文章后发现,专门发表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综述(systematic review)的循证医学组织考科蓝(Cochrane),原来在上星期发表了关于HPV疫苗的报告。这篇文献回顾分析了26个随机对照实验的资料,总共有73,428位参与者,对照组为安慰剧或其他(非针对HPV感染的)疫苗,除了确认疫苗有效外,亦未发现增加严重不良事件的风险。

当然必须注意的是,有关研究绝大部分由疫苗製造商赞助,唯一一个由公帑资助,但报告指两者的结果并无差异,而且作者评估多数实验设计的偏差风险为低(亦未有包含高偏差风险的研究)。此外,作者亦指出报告範围限于检视随机对照实验,因此不能发现罕见事件,需要在推出市场后监察,以及其他类型的研究(如追蹤性研究)去了解。

后记2

《报导者》另一篇文章提到︰「在美国,去(2017)年,一名接种HPV疫苗的少女,和Bella一样打完疫苗后出现幼儿性多发性关节炎,是被认定具事实上因果关係并获得救济的法院判例。」

但所谓「具事实上因果关係」(caused-in-fact),其实要知道有关案件考虑的是「证据优势」(preponderance of the evidence)。想进一步了解的话,强烈建议大家阅读本人在今年2月写的〈要了解疫苗安全 必须小心诠释这两项资料〉,特别是「『疫苗法庭』如何裁定?」那一部分。

《报导者》的HPV疫苗文章忽略了什幺?
Ramsay v. Secretary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, 11–549 (Fed. Cl. 2017)

原文见作者Medium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sb7763.com/info_100093.html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