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精神科医师:深信不管何时都要有意义的度过,你可能得了「有

leixue A潮生活 2020-07-14 阅读(480) 评论(36)

日本精神科医师:深信不管何时都要有意义的度过,你可能得了「有生活的目标 V.S. 生存的意义

我在本书开头提到:「人类是不知道目标就无法生存的生物」。但是,这所谓的「目标」究竟是什幺?在此,我想深入探究,这个「目标」究竟是什幺东西。

首先,为了釐清究竟什幺是「目标」,让我们来思考一下这个字眼与经常被混用的「意义」之间有何差异。

「目标」和「意义」这两个概念上的差异,不管是在逻辑学或现象学的领域,都是广受讨论的主题,但是,这些讨论都太过专业, 无法作为思考「生活的目标」这个问题的参考。在这里,我根据我们平常凭藉的感觉,试着针对「意义」和「目标」两个不同的字眼来下定义。

生活在现代的我们,不管做什幺事情,动不动就会思考那件事「是否值得做」。这种值得就做,不值得就不做的思考方式,和「意义」这个字眼有非常密切的关係。也就是说, 当我们说「有意义」时,就是认为那是会创造某种「价值」的行为 。

而且,「让时间变得有意义」、「度过一个有意义的暑假」更是我们从小就听到腻的口号。这些想法乍听之下是很有教育意义的口号,但事实上,这些口号常逼得我们喘不过气来。

比方说,当陷入忧郁状态的人不得不开始疗养后,首先必须面对的,就是因为不懂得如何「有意义」的度过时间而感到苦恼与自责。他们会说无法从事工作或上学等「有意义」的事的自己「没有存在的价值」。

深信「不管何时都要有意义的度过时间」,可能是得了「有意义病」

当我们可以顺利工作、适应这个社会时可能会很难察觉,但事实上, 现代人深信「不管何时都要有意义的度过时间」, 有可能是得到一种「有意义病」。特别是最近,因为SNS等可以附带照片投稿的「在做什幺」受到众人关注,引起一阵风潮,若在空闲时无所事事、「什幺事都没做」,就会被愧疚的心情折磨。因为没有创造出任何价值,所以无法变得「有意义」。

特别是现代,大家纷纷把「价值」解释为「变成有钱人」、「增加知识」、「学会某些技能」、「培养对下一份工作的能力」等能够派上用场的事, 所以「意义」这个字眼也倾向指称可以创造这一类「价值」的东西。

但是, 另一方面,「目标」并不一定要在乎是否具有如「意义」一般的「价值」。而且,和他人的想法无关,只要本人觉得有意义,那就有意义。也就是说, 目标全然是由主观性且感觉性的满足来决定的。

针对这一点,让我试着以其他方式来说明。

意义≠目标

所谓「意义」,是与我们「大脑」的损益计算有关的东西,而「目标」则是根据「心=身体」所感受到的感觉或情感的喜悦所捕捉的东西,其中带有些许「品味」的意味。

若再进一步加以釐清,就会清楚看见「意义」和「目标」是截然不同的概念。但是,现代人在追寻「生活的目标」时,一不小心就会把「目标」和「意义」混淆了,结果,常常就会想要追寻「生存的意义」和「价值」,让问题变得更加困难。

人之所以不得不追寻「生活的目标」,必定是因为对追求「意义」的生活方式感到疲惫,但是即使转而追寻「意义」,也不一定会发现什幺。一如生产机器一般,经常被要求必须打造「价值」的我们,不断在「有意义」的束缚中挣扎,甚至没有余力想像怀有重要目标的生活方式是什幺样子。

小时候,我们会觉得一天很长,面对未知的世界,怀抱着好奇心,沉浸在自由的幻想、孕育着没有限制的梦想时,生活中充满目标。在广告纸的空白背面以天真无邪的笔触用蜡笔画画时,完全不会有人要我们追求「创造出某种价值」、「将来要成为画家」等现实世界的「价值」,自己也压根儿都没想过那样的事。

但是,这种充满「目标」的幼年时代,在现代被宛如为了考上好学校就要去上绘画教室般的「有意义」学习吸收了,不知不觉间,目标变质成为了学会某些技能的义务性作业。当然,「意义」也从孩子的世界彻底消失,和生活的喜悦无关的「意义」,在他们心中空虚的持续累积。

工作≠寻找自我

我们的大脑这个具有电脑特质的构造,具有将事物变成对象,加以认识,成为一切的主人这样的特质。

但是,大脑并没有办法直接认识「质」,除非是落在「量」这个形式,否则就无法掌握对象,因此,我们很容易会离开对象的本质,错以方法或副产品为目标。将手段变成目的,很短视地光是追求结果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。因此,不管如何,我们称之为「价值」而拚命追求的各种东西,都是因为大的错误而紧紧抓住。获得高学历、找到好工作,并且有好的社会地位和高收入,结婚、生子,接着让孩子进入好学校、学习各种才艺等等,这些让许多人奋力追求的各种「价值」, 本来是以过着幸福生活为目标的便宜之计,但是,不知何时,这些事本身变成了目的。

然而,另一方面,我们野性部分的「心=身体」,具备直接感受到「质」,并且加以品味的特质。这种「心=身体」才是我们人类原本的核心,就是因为我们在此能够品味各式各样的事物,才能感受到幸福。也就是说,人生之所以可以感受到生活的「目标」,绝对不是因为完成有「价值」的事情,而是「心=身体」品味了各式各样的事物,感受到喜悦而得以实现。

在这一章中, 我们所思考的活出「真正的自己」, 亦即回到自己原本的模样,或者也可说是脱离。所谓「真正的自己」,并不是等着从外在的某处而来,而是把自己内心当成以「心=身体」为核心的生物,透过回到最自然的模样而达成。

出生于一九七○年的挪威哲学家拉斯.史文德森(Lars Svendsen) 最近的着作《工作的哲学》中,便有如下的描述:

马丁路德将圣经中经常出现的「召命」这个概念(受到上帝的呼唤,献身给上帝),扩大解释成「从事工作这件事就是召命」,并将之称为「天职」。

但是今天,世人已不再遵从上帝的召命,而是打着「自我实现」的旗帜,拚命寻找适合「真实自我」的工作。针对现代人的这种状况,史文德森带着些许讽刺的意味,称之为「浪漫主义的变形」。

史文德森的这个主张,和最近的哲学家所抱持的论调一样,对于找寻「真实自我」,亦即「真正的自己」这件事,抱持怀疑的态度。但是,他所指出的将今日的追寻「真正的自己」,替换成寻找适合自己的工作这个主张,涵盖了重要的问题。

也就是说,一如「对已经被赋予的自我不屑一顾,只是一味的希望可以创造出全新的自己。所谓真实的自我,就是自己创造出的自我。现在,工作已经成了创造出这个自己认定的自我的过程之一。」这段话所描述的「真实的自我」,指的并非自己内心的东西,它已经被替换成本人所捏造出来的「全新的自己」,这件事非常诡异。而且,很多人深信这一定要靠着「找工作」来实现。就像这样,「真实的自我」不是由自己的内在,而是由外部所设定,而且应该透过和社会上已经準备好的「工作」相互搭配来实现的这个想法 ,确实就是把世人逼入无止尽的「寻找自我」,亦即无止尽的「寻找工作」这迷途的东西,这就是问题所在。

脱离「劳动教」,是每一个现代人最重要的使命

我将这个论点整理了一下,大致将问题分成两大点,那就是向外追寻「真实的自我」,以及在「职业」这个狭窄的範畴中寻找「真实的自我」。

当然,我认为大众想认真活出「真正的自己」这件事本身,不应该遭到揶揄。但是今天,在这个世界上的许多工作,都只能被称为「劳动」,做起来既不起劲也相当破碎,我们不能陷入在既存的选择中,永无止尽地「找工作」。

我们应该可以随着「心=身体」的引导,在各种状况下,打造出真正足以被称为「工作」或「行动」的事物,也可以摆脱在某个地方有着理想职业的这种幻想,转而朝着符合自己的资质,且更适合自己的职业前进。而且,我们也可以选择不把「工作」当成生活的重心,就算是不得不「劳动」,也可以努力让它变成值得自己将之称为「工作」的事物。也就是说,我们可以从乍看之下乏善可陈的「劳动」中,找到透过自身的「心=身体」的参与,再度恢复「劳动」中已经遗失的「质」的空间。

无论如何,人类被赋予的智慧源自「心=身体」,绝对不允许被奴役。以「心=身体」为核心的「真正的自己」,可以创造出动能、创造性,而且比任何事情都有乐趣。

我认为, 人没有渺小到可以被一个职业所涵盖 。古希腊人视为人类存在意义的「工作」和「行动」,以及「沉思的生活」,应该可以稍微让生活于现代的我们对自己的生活赋予活力。我们被要求的是,脱离胡乱讚美「劳动」的「劳动教」,重新当一个伟大的人。

源自基督教的禁慾主义,透过「天职」这个概念的出现,将「劳动」限缩成人生最重要的课题,然后鼓励赚取金钱的资本主义登场,不知不觉的,刺激肤浅的欲望,并且扩大再生产的这只怪兽变成我们的上帝。要求世人将遵从上帝视为「召命」的,就是「劳动教」的真面目。

但是,当从每个人的「心=身体」涌出的智慧,扮演有能力的管理者,运用「大脑」的理性,对着社会开始行动时,一定会引导出不限于既定形式,而是让每个人做自己的步伐。

而且,就像这样,只要以这种方式生活的人增加,非人类性的「劳动」就会慢慢被替代成「工作」或「行动」,世人就可以活出身为一个人的意义。这就是所谓的脱离「劳动教」,这是每一个现代人最重要的使命。

找寻有意义的人生,推荐阅读

《拿掉工作后,你的人生还剩下什幺? 关于人生、工作与生命的 36 种终极思考》

日本精神科医师:深信不管何时都要有意义的度过,你可能得了「有

这里买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sb7763.com/info_253257.html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